酥酥

【异坤】能不能把弹幕关掉? (甜)

台可爱了!!!

香蕉飞饼不要香蕉:

*一个神奇脑洞送给@廊坊第八百货公司❤️




*预祝儿童节快落!




一个b站弹幕au:心里想的话会像弹幕一样在头顶上滚动划过




/


 


王子异向来是这群嗜睡少年里最早醒的,此时正在剃胡须,一手撑在镜前,一手握着电动剃须刀。


 


蔡徐坤昨天晚上本来在进行紧张刺激的娱乐活动,简称吃鸡,最后剩两个人对瞄的时候范丞丞突然蹦上他的床,害得蔡徐坤一声怒吼,屏幕上登时变成黑白。


 


祝下次好运!


 


没有下次了,蔡徐坤愤怒地用枕头压住范丞丞的口鼻,先跟他同归于尽再说。


 


结果晚上做梦都在吃鸡,梦见把车开上了悬崖,还猛踩一脚油,把自己蹬醒了。蔡徐坤揉着睡成鸡窝的头发走出房门,他的舍友此时正在镜前凹了个荷尔蒙爆棚的造型。


 


王子异闻声转头看他,发现蔡徐坤脑门上缓缓飘过一句话。


 


【卧槽怎么连剃胡子都这么帅】


 


白色的字体,看上去特别像...弹幕?


 


“坤”,王子异按停剃须刀,倾过身子就想抹一抹他的脑门,“你额头上好像有东西。”


 


【啊啊啊别过来我要死了】


 


???王子异的手霎时间停在了半路,然后又规规矩矩地收了回来。


 


“啊哈哈,”蔡徐坤大力揉了揉自己的刘海,皮笑肉不笑,“有吗?”


 


王子异用混合了惊奇和感叹的目光看了他几秒,缓缓摇头,“没有,我看错了。”


 


/


 


然而当一群人围着吃早饭的时候,王子异终于确信他没有看错,因为他的确看到了每个人头上冒出来的弹幕。


 


【我腰好痛,希望今天也是不用翻跟头的一天。】这是朱正廷。


【早餐就这么一点真的好吗?】这是尤长靖。


【下次还要跟Justin一起去逛三里屯!】 这是范丞丞。


...


【突然想喝薏仁水。】这是蔡徐坤。


 


王子异心想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之前自己给陈立农他们泡薏仁水时蔡徐坤还在旁边蛮不屑地哼哼,一副这是什么愚蠢的养生饮料的模样,害得自己以为他不喜欢喝,就没给他泡。


 


【可是我要怎么问子异要啊?我会不会显得很奇怪?】


 


白色的字体不断地滚动,王子异的目光就粘在蔡徐坤脑门上。终于小鬼发现不对劲,把手臂很勉强地往王子异肩膀上一架,“看啥呢兄弟?”


 


“没,”王子异摇摇头,转过头看他,“你想喝薏仁水吗?”


 


【我问你看坤哥干嘛你问我喝不喝薏仁水?】小鬼果然是最有眼力见的。


 


“我,我想喝。”蔡徐坤像是顺了什么楼梯向下走,激动又不失矜持地举了手。


 


然而当王子异把加了一勺蜂蜜的薏仁水递给他时,又看到了他新的脑部活动。


 


【其实不想喝,只是想让子异给我泡~】


 


王子异忍不住笑,笑得连递水壶的手都在颤抖。蔡徐坤看他在那自己抖成一个按摩仪,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嘴角也跟着傻乎乎地咧着。


 


【虽然不知道他笑什么,但是看他开心我也好开心哦。】


 


/


 


今天是录快本的日子,用手机看了看长沙的温度,王子异拉开衣柜想了一会儿,拎了一件丝质衬衫出来,就是从美国回来那天穿的那件。


 


蔡徐坤正蹲在他旁边,也在思索今天穿什么。看到王子异已经搭配好衣服往床上一摆,蔡徐坤赶紧装作不经意地站起来往他床上偷瞄。


 


嚯,又是这件该死的衬衫,蔡徐坤偷偷翻了个白眼,又心口不一地从自己衣柜里翻了件Versace的牛仔外套出来。


 


“你...不热吗?”王子异担忧的看着蔡徐坤面无表情地往身上套了一件又一件,有些不解。


 


【怎样?我就想跟你穿同一个牌子。】


【今天我就要让那个什么廊坊第八百货公司开门营业。】


 


“还好,我不怎么怕热。”蔡徐坤大言不惭地偷偷抹了把额头上憋出的微汗。


 


得,惹不起惹不起,王子异只好龟怂着把蔡徐坤的充电宝和墨镜盒往自己包里放,能减轻一点负担是一点。


 


坐在保姆车里向机场移动,王子异本来正坐得好好地玩手机,可是蔡徐坤头上又开始冒出弹幕,害得王子异只能偷偷侧着头拿眼角去瞟。


 


【子异又把纽扣开到胸口】


【他是想怎样】


【赶紧把它给我扣上啊啊啊我真的是要fong了!】


 


王子异坐在冷气充足的位子上猛地打了个寒颤,赶紧伸出手把自己的风纪扣系得严严实实。


 


【咦他能听到我的脑补吗?为什么突然扣上扣子啊?】


 


天,蔡徐坤实在是个问题儿童,王子异没办法只能强行扭过头跟林彦俊开启一段莫名其妙的对话。


 


“我觉得有点冷,你觉得呢?”王子异十分恳切地看着他。


 


“bro,我穿着牛仔外套,现在甚至觉得有点热。”林彦俊一副有事吗的表情。


 


王子异心想这下总打消疑虑了吧,果不其然蔡徐坤头上的弹幕就清空了,他此时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王子异看着他沉静的面容就不自主地露出微笑,谁能想到这个平常总是摆出威严的队长面容的人,心里其实住着一个喜欢漫无边际胡思乱想的小屁孩。


 


这一切都太好了,王子异心想,行程紧凑不打紧,腰疼也不打紧,蔡徐坤的可爱内在只有他能看见,这就是再好不过的安排。


 


/


 


结果在录制现场王子异才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苦不堪言。


 


一边要高度集中精神录节目,一边又要分神去看蔡徐坤脑袋上冒出的弹幕,双核飞速运转,王子异甚至能听见自己脑子过热发出的警报。


 


【想喝水】于是王子异从座位底下抽出一瓶水帮他拧开。


 


【有点困】于是王子异在摄像机拍不到的角落拍拍他的腰,示意他打起精神来。


 


【谁家的姑娘长这么高啊哈哈哈哈哈子异好傻!】 


 


于是王子异满头黑线地瞪了一眼笑到耳朵快要冒出蒸汽的蔡徐坤,我的拥抱明明只是为他专属定制,偏偏这家伙不解风情。


 


到了最后的游戏环节,王子异一个一个地把队友拉上来,只剩了蔡徐坤在下面巴巴地望着他,一副犹豫又为难的样子。


 


【我太重了...】


【会不会把子异拽得很疼?】


 


王子异无奈地摇头,明明团里除开小鬼就属他最轻,况且自己怎么会拉不动他,他分明是自己披荆斩棘都要保护的小朋友。


 


“坤坤,”王子异用只有他俩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喊他,“别怕,我拉着你呢。”


 


大手跟小手在空中顺利会师,王子异用一只胳膊提起他的世界,他真的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抓住蔡徐坤,最好让他永远握着自己的手,最好让这个环节永远不要结束。


 


/


 


在酷热的天气里又结束一场见面会,每个人都像被榨干了一样在保姆车上躺得东倒西歪。在前排的Justin靠在范丞丞身上,两个人仰面倒在座椅上很快就睡着了,王子异不由自主地去看身边的人。


 


蔡徐坤脸上还淌着汗,插着耳机一言不发,神色恹恹。


 


王子异有些着急,因为蔡徐坤头顶居然没有弹幕,这下可揣测不出他的心情了。


 


“坤坤,”王子异轻轻摘下他一边的耳机,“怎么了?”


 


蔡徐坤转过头看他,眼里竟然有些湿漉漉的,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汗水。


 


【我今天表现得好差,真的很对不起来现场的粉丝。】


【大家身体状况都好差。】


【子异肯定又腰疼了,我没办法帮他。】


 


蔡徐坤总是这样,不自觉地就给自己背上很多思想包袱,但他从不以忧心忡忡亦或是消极的面孔示人,所以大家总是习惯性地依赖于他的领导。


 


可是19岁的人能有多成熟呢,蔡徐坤就像被过度催熟的水果,轻轻剥开他的外皮就能发现内里的青涩,他分明还是个受了委屈只能藏在被窝里哭的小孩。


 


王子异叹了口气,轻柔地帮他把搭在眼睛前面的刘海拨开,蔡徐坤像一只小狗一样闭着眼睛摇摇脑袋。


 


“你真的做得很好,是最棒的队长,”王子异认真地看着他潮湿的眼眶,像是要把这些字句像眼药水一样滴进去,“我的腰真的没有很疼,因为我在跟喜欢的人一起做喜欢的事,所以不要紧。”


 


/


 


今天是儿童节,但显然他们的权利并不受这个特殊节日保护,还是要连夜彩排准备第二天的见面会。


 


等着音响调试的间隙,团里唯二的小学鸡又在互相跳着又丑又傻的舞,蔡徐坤没他们那么好的精力,就蹲在一旁看他们打闹。


 


【年轻真好。】


【我也想要15岁,我也想过节。】


【深圳怎么比北京还热?丧尽天良。】


 


王子异从后台绕上来的时候,在蔡徐坤脑门上看到的就是这几句弹幕。


 


忍住笑意走到他身边一起蹲着,王子异拿肩膀轻轻撞他,“见面会结束去买冰淇淋?”


 


【好啊!!】


【可是会胖诶——】


 


“不吃,”蔡徐坤撇着嘴摇摇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吃这种东西好幼稚。”


 


王子异实在没憋住就噗哧一声笑出来,蔡徐坤拿没什么攻击力的小细胳膊捅了捅他的腰以示不满,于是王子异就伸手在他帽檐上压了压,“去啦,陪我吃。”


 


【卧槽他在对我撒娇吗?】


【为什么这么可爱啊?】


【我要买冰淇淋给他吃,包场!】


...


好多条弹幕齐刷刷地滚动,王子异一时不知道先看哪一条。


 


“那好吧,看在你这么想吃的份上”蔡徐坤矜持地点点头,站起来抖抖腿伸伸胳膊,“勉为其难陪你去。”


 


于是就有了便利店之旅,两个人包得严严实实,还没摸到冰柜已经憋了一身的汗。买了冰淇淋回酒店,蔡徐坤拆开可爱多的包装就猛地发起进攻,草莓酱粘在嘴唇边,偏偏当事人毫不知情,还提醒王子异赶紧吃,不吃就要化了。


 


“别吃太急,”王子异递了张纸巾给他,“你看你嘴边粘的酱。”


 


“嗯?”蔡徐坤囫囵地舔着半融化的雪糕,胡乱擦了擦,自然没能命中目标。


 


王子异无奈地笑着又把纸巾拿回来,用边角仔仔细细地把粘着的香甜草莓酱剐蹭下来。


 


【!!!】


【完全超级十分心动!】


 


什么啊,王子异看着他的少女心理活动,眼睛里的笑意已经化成比草莓酱还要粘稠的甜蜜糖浆,恨不得把蔡徐坤整个人浸在里面,好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甜。


 


“今天是儿童节。”王子异没头没脑地说。


 


蔡徐坤觉得奇怪,“是啊?”


 


“你想要礼物吗?”王子异侧过头看他,优越的下颌线拧成一道优美的弧线。他最近喜欢戴平光眼镜,说是可以防屏幕蓝光,其实不过是又在持帅行凶罢了。


 


“嗯...想...”蔡徐坤向美颜势力低头,心想王子异戴眼镜还真是要命。


 


“那就送你芒果味的可爱多吧。”王子异一边用门卡去开门,一边头也不回地说。


 


什么啊,蔡徐坤失望地撇撇嘴,跟在他身后进门。不料门一合上,就被王子异单手来了个门咚。


 


他们的距离太近了,一抬头就能亲吻的距离。蔡徐坤死死地盯着王子异的鼻尖,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摊融化的浆糊,不知道王子异这是在搞哪一出。


 


然后他就被动接受了一个芒果味的亲吻,王子异一低头,轻松跨越空气中那段微不足道的距离,含住了蔡徐坤的唇瓣。


 


王子异含了一口冰淇淋温柔地渡给他,冰凉的膏体就在滚烫的舌尖融化,浓郁的芒果酱和清甜的草莓酱在唇舌间缠绕,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这更甜的东西。


 


蔡徐坤晕乎乎地被他压在门板上亲了个七荤八素,他觉得自己也像可爱多一样,要在王子异怀里融化了。


 


断断续续吻了几分钟,两个人脸和身体都要热到爆炸,王子异终于结束了这个吻,稍稍错开头去平复自己的呼吸。


 


然而被蔡徐坤一声短促的尖叫打断。


 


“你..你头上怎么有弹幕??卧槽为什么我看得到你头上的字啊?”蔡徐坤一脸卜敢相信。


 


“是吗?”王子异毫不诧异,甚至带了点调笑的口吻,“写了什么?”


 


蔡徐坤脸又红了,都怪角质层太薄,“写着...我好爱你...”


 


王子异轻轻地笑着低头去碰他的嘴唇,看见蔡徐坤头上又冒出五个大字,于是在他耳旁缓缓念出来。


 


他说,“我也超爱你。”


 


End.


 


乱七八糟的番外


 


蔡徐坤自从被传染了这个技能,愈发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酸臭气息,比如:


 


【林彦俊今天又帅得发光~】


【小柚的美貌今天也在我心里收藏~】


 


受不了,蔡徐坤翻了个白眼,台湾腔的彩虹屁真是好肉麻。


 


再比如:




【今天在机场也要抓着丞丞的衣服走!】


【Justin昨天又说我胖了,好sad,真的sad。】


 


小学鸡的恋爱真是不要太幼稚。


 


还有更奇葩的:


 


【Justin和范丞丞自从谈恋爱了就不爱黏着哥哥玩了,我心好凉,说好的养儿防老呢?】


【最近立正大势诶那我是不是可以借机去牵正廷哥的手~】


 


所以极圈也有春天了是吗。


 


所幸还有个正常人:


 


【今天回去要把新想到的词抄下来放进mixtape里。】


...


【子异又在盯着坤哥看,他们真的好恶心。】


 


哎等一下??


 


蔡徐坤把指关节按得嘎嘣响,这个团,果然没有一个正常人。


 



评论

热度(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