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酥

花一开就相爱吧

好温柔。

二十四颗满月:

林彦俊养了一株花。


把种子拿回来的那天刚好是宿舍停水的日子,他仔仔细细把包装拆掉,把小盆子摆好,把小铲子也取出来,但是没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林彦俊一筹莫展,最后只能从房间里偷出尤长靖的超大水杯,一滴不剩全贡献给了培土工程。


路过的陈立农有点惊慌,提醒他,你这个样子,长靖睡醒之后会不会打你啊?


林彦俊大大咧咧把空掉的水杯甩到沙发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难道他平时有少打我吗?是男人就什么都不要怕。


等陈立农慌慌张张跑掉后林彦俊把水杯捡回来,重新拧开盖子,让里面最后一滴水也“啪嗒”的掉进那一小方土壤里,他把盆栽隆重地举起来,冲着窗外刺眼的太阳伸过去,小声嘀咕,说你,要好好长大,刚刚给你喂的水是尤长靖的,所以一定要开花,不然他就会把你拿去榨汁机搅拌,就这样子。


 


尤长靖并没有生气。


等他在空调温度舒适的房间悠悠转醒时宿舍已经恢复了供水,对于水杯不翼而飞这件事情尤长靖也并未过多追问,反倒是饶有兴趣打量起那盆栽来,“真好,这是你养的宠物吗?”


“植物。”林彦俊纠正他,又把重新灌满了水的水杯递还过去,“会开花。”


“那应该要好久哦。”尤长靖又兴致缺缺了,“每天都要浇水吗?”


“你要做这个工作对不对?”


“你做。”似乎在表达自己真的没兴趣,棕色卷发的男孩儿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懒懒地踱步走掉了。


 


青春期的少年总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前一秒还躺在地板上挺尸,下一秒就已经互相追逐着彼此,妄图揪掉对方的一根头发来确立地位。


黄明昊第十六次被朱正廷摁在地板上摩擦的时候决心一定要做点什么来自救。


久而久之,他终于将目光锁定去了一盘草上面。


 


此时距离林彦俊把它带回来已经过去了有一段时间,本来就是速成植物罐头,因此那点儿翠绿的嫩芽早早就冒出了头。


黄明昊临睡前偷偷跑去那盆植物跟前,双手合十,拜了拜,虽然大家都已纷纷去休息了,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叽里咕噜的说了点什么,说完又使劲地再拜了拜,这才满脸期待地回房去了。


第二天原定的舞蹈课程停了,朱正廷一早接到通知要离开,又直到夜晚十一点才回来。他看上去疲惫得很,任由黄明昊在他身边蹦来蹦去也没有出言喝止,只是迫不及待地洗漱过后敷上一张昂贵的金箔面膜,随后就躺倒在沙发一动不动了。


黄明昊于是又在大家睡着后偷偷溜出来,依旧双手合十,对着林彦俊那盆连花骨朵都还没有的植物罐头拜了又拜,叽里咕噜再说了一通。


 


等到林彦俊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不可控制了。


他的小盆栽跟公园里那种许愿树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人给它挂点红丝带,现在大家时不时就会带着朝圣的神情去到窗台前,嘀嘀咕咕冲着它讲上些什么话,再一脸心满意足的离开。


终于有一天他自己也忍不住悄悄靠过去,双手放在嘴边拢成一个小喇叭,带着少年人独有的怯意,他说:“希望尤长靖,能牵我的手。”


 


这又不是什么惊天大秘密了,若要是公开说出来,顶多被爱起哄的男孩儿们揶揄一番。要说起谁和尤长靖关系最好,林彦俊这三个字往往会被排到最前头,因此渐渐的,占有欲和得到更多的念头被不断催生,在这个炎热的夏天一再发酵,变成了一朵不知能否盛开的花。


 


雨季把每一把伞都浸泡得软绵绵的。


眼前的道路只有短短几十米,尤长靖把尚且干爽的雨伞收回双肩包里,转头望向大家,“谁要跟我撑一把伞吗?”


黄明昊马上骄傲地“啪”摁开了他的自动雨伞,“堪比沙滩太阳伞,不漏水不透光,来吧!”


“放下!”朱正廷威胁地昂起下巴,“你过去和丞丞撑一把,快点!”


“为什么——!”


林彦俊无意听他们吵嘴,利落跻身到那人身边,“走了。”


目送两人没入雨帘的身影后黄明昊哀叹一声,“我不要!你看范丞丞的身高!我也想打一次伞嘛!”


 


伞不大,要容纳两个人甚至有点小了。


尤长靖干脆抱住他的胳膊,“伞过去一点啦!”


林彦俊瞳孔地震半秒,表面还是死鸭子嘴硬,“我举着很累!”


“那你不要举。”


“男人不能不举啊!”


“再给我开黄腔我就打死你!”尤长靖握上他拿伞的手,“我来我来,马上到了。”


 


当晚林彦俊躲在浴室里,打开淘宝,送上了平生第一句真情实感的好评。


/我要給這個告白神器評五顆星!謝謝為我圓夢!/


 


甜头尝到第一口就会想尝第二口,尽管思维理智,林彦俊却有颗浪漫的灵魂。把感情寄托于一株花实在太过荒谬,但进退之间反倒留下极大的空间供他选择。


所以哪怕有其他买家反驳他的幼稚言论,说这都是假的,狗屁梦想成真!林彦俊也还是沾沾自喜,觉得这句话应该分成两部分来看,对于你就是狗屁梦想,对于我就是梦想成真。


 


林彦俊又跑去悄悄许愿,这次他希望尤长靖能叫自己一声哥哥。


想想就美得冒泡儿。


 


这次的时间隔得比较久,林彦俊盼了又盼,尤长靖还是像往常一样,该干嘛就干嘛。林彦俊有点灰心,连水都懒得给它浇了,还是尤长靖心地善良,又拧开了自己的特大水杯给它喂的水。眼看尤长靖没有要把它丢进榨汁机搅拌的意思,林彦俊干脆亲自来威胁它。


“不实现我愿望的话,把你拔出来好了。”


尤长靖正巧出来给水杯续水,及时止损,“你为什么要靠它那么近?你缺氧吗?”


林彦俊气鼓鼓,“我快要窒息了!”


“......”尤长靖不理他,“给我把头顶那团黑气吸回去,过来上课。”


 


 


很愁。


林彦俊吃完午饭后懒懒地摊在椅子上放空自我。


陈立农把手机拿起来,“谁想和我一起去买酸奶?”


一桌子的人都举手了,其中黄明昊最迅速,叽哩哇啦嚷,我要喝我要喝!


陈立农苦恼地皱起眉头,“我是问谁要和我一起去啦!很重啊!”


小鬼笑嘻嘻的挖坑,说我们按年龄来嘛,一个星期五天,最小的最大的按顺序来。


尤长靖:“年龄最大吗?林彦俊啊。”


林彦俊:“?”


尤长靖:“我02年的啊,哥哥。”


林彦俊:“靠!”


 


今天的林林酱也圆梦2018了!


 


尤老师最近心很累。


他时常在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在晚上去厨房找水喝,圆梦大使这个位置是不是就易主他人了。


天不知道地不知道,偏得他尤长靖知道了。


黄明昊那个晚上捧着一颗真心,小声祈祷,说我希望朱正廷明天不要再打我了,就一天也行。


尤长靖拼命捂住嘴才克制住笑声,他觉得这些标准02年的小朋友真是可爱,真真假假不好说,起码小朋友会来求一下拜一下,心诚则灵。等黄明昊溜回去后他小心翼翼才抽身出来,路过那个花盆的时候还好心地给它喂了点水,“要实现他的愿望哦。”


可能是黄明昊得到了一日放养,因此高兴得不得了,忙不迭就跟另一个小学鸡分享了。范丞丞不负众望,硬是带动了整个团,今天盼有披萨吃明天想着瘦。


尤长靖偶尔会听到一两个愿望,力所能及他就帮一帮,让这帮小朋友乐呵一下。不过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见过林彦俊来玩这种游戏,尤长靖暗自揣度,文艺男青年不是都爱玩这套吗,他也有点期许,想看看文青的愿望跟小学鸡会有点什么不同。


 


那结果还是蛮不同的。


 


他那天把水杯抱在怀里,听到脚步声后灵活地缩回暗处,屏息凝神,当林彦俊声音响起的时候差点没有把舌头咬下来,哇塞成熟男人终于来了吗!来吧!让尤老师听听小林弟弟有什么青春期的苦恼吧!尤老师在这里,不要怕!


“希望尤长靖,能牵我的手。”


对不起尤老师要退休了,做圆梦天使真的好辛苦。


一天到晚买小饼干买奶茶,哄完这个哄那个,最后怎么还要当供品?


 


可是当第二天看到弟弟们挤在门口时尤长靖又心软了,更别提林彦俊酷酷地穿越一堆小学鸡把他搂进伞里带走。雨下得好大,路程虽然很短,但林彦俊另一边肩膀已经被水汽打湿了一片。尤长靖好心软啊,他想全部弟弟的心愿自己都帮忙实现过的,就小林弟弟没有,但小林弟弟还对自己这样好,很不公平。


尤长靖于是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他借着拿伞的空当碰了碰林彦俊的手,余光察觉到旁边的人立马慌乱起来还要硬撑成无所谓的样子,他觉得有点好笑,但也有点不自在起来。


他觉得今天的林彦俊比往日要帅。


看来是雨太大起到雾化效果了。


 


没过多久再听到对方得寸进尺的祈愿时尤长靖是崩溃的。


就当没有听到好了。他躺在被窝里这么催眠自己,又翻来覆去数了一千只绵羊,最后认命地瞪着天花板,最后一次了,他命令自己,以后只许实现小学鸡们的愿望,听见没有?


这次要难很多,尤长靖制定了好几种作战计划都被搁浅,倒不是说觉得太羞耻叫不出口,但如何不露山水完成这个心愿比较困难。等他好不容易捉住机会时已经过了三天,林彦俊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尤长靖觉得自己简直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


看着“哥哥”一蹦一跳出了门,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提出把那盆快要开的花移动位置,“我们把它放回林彦俊房间吧?现在太阳太大了,天天这么晒它会挂掉的。”


一时间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了微妙的神色,一半是对许愿的留恋,另一半是不想被别人看出来自己去许愿的遮掩。尤长靖看在眼里,干脆利落一抬手,说就这么定了,我来搬。


废话!天天陪你们玩许愿池我累死算了!愿望实现了也没见你们给这里投个硬币,哪怕给我喂口水也好啊!我闲的啊?我还有新歌要发呢!


 


睡觉前林彦俊发现花盆挪窝儿了。看起来应该离开花的日子不远了,林彦俊满意地瞅着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希望它再快点儿长,说明书上说开花的时候就是收获快乐的时候,虽然前两次他悄悄许的愿后来都莫名其妙被实现了,但怎么想都是巧合。


是幸福的巧合。


可能老天野都希望我们能修成正果吧。林彦俊美滋滋坐在床上晃腿,盘算着花开之后要做些什么来将心仪对象收入囊中。尤长靖,尤长靖来吧,来当花仙子吧!在陷入迷幻臆想后的第五分钟,林彦俊突然想到,咦?尤长靖好像从来都没有对它许过愿嘞?


这么想着林彦俊又忍不住探手拿过那只超大水杯,刚把瓶身往盆边倾斜了点儿,身后就响起了尤长靖的怒吼,“林彦俊!”


应该是刚刚练完声,中气十足。


林彦俊自知理亏,赶紧将水杯调换方向,先凑过去喂了那人一口,同时岔开话题,“尤长靖,你为什么不对它许愿?”


尤长靖咕嘟咕嘟喝水,“这样很不成熟啊。”


“可是大家都有在做,我觉得趁它开花前你也来一次,试试看。”


“所以是有实现你的愿望吗?你许过什么愿望?”


“我觉得,有。”林彦俊很认真,“我的愿望吗?我的愿望跟某个人有关系。”


“有什么关系?”


“我希望那个人喜欢我,这样。”


“实现了吗?”


“还没有,不过我觉得快了。”


“话不要说太满。”


“我会努力的。”林彦俊把花盆举到他面前,“轮到你了,快点。”


 


尤长靖叹了口气,终于乖乖站好,他皱着眉头看了好久那朵花苞,后来慢慢把视线移上去,对上林彦俊好像永远都很多情的那双眼睛。


“我的愿望吗......”他似乎真的在苦恼。


林彦俊真的坚持不懈就这么端着花盆等了他很久。


“好我说。”尤长靖突然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我想呢,把愿望给你好了。”


“?”林彦俊挑挑眉,像是还没有load到。


尤长靖先绷不住了,他笑啊笑的,伸手摸摸林彦俊的头发,又缩回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只露出两只大眼睛,亮晶晶的,像窗外的两颗月亮,一颗挂天上,一颗落人间。最后他提出要求,说你先过来,你靠近一点,你抱抱我,我就告诉你。


林彦俊就抱住他,稍微用力了点,把他抱得有点疼。


他就轻轻拍了那人一下,说轻一点,你抱疼我了!


林彦俊不依,“不抱用力一点,我怕你要跑掉。”


“傻傻的。”尤长靖蹭蹭他的脖子,“我想好啦,花一开就相爱吧。”


“那花什么时候开呢?”林彦俊闷闷的问。


“不知道,可能是今晚,也可能是明天呢。”尤长靖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那盆花,“你想呢?”


“我想现在。”


“花开?”


“相爱。”


 


/花一开就相爱吧 


/趁绿灯之前拥抱我吧



评论

热度(2249)

  1. 外冷内2二十四颗满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梅阑落二十四颗满月 转载了此文字